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重大主页  ENGLISH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学术研究 > 成果展示 > 正文
  学术研究
 
 
 
 
  通知公告
  ·关于2016年人文学部职…
  ·2016年"长江学者奖励…
  ·2016年享受政府特殊津…
  ·第七批重庆市高校中青…
  ·关于2015年人文学部职…
  ·关于开展第18届全国推…
  ·【公示信息】人文学部…
  ·【重大讲座】: “反…
  联系我们
电话:023-65106865
传真:023-65106865
邮箱:fah@cqu.edu.cn
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沙正街174号

 
【成果展示】阿克曼文集:美利坚共和国的衰落
    
发布时间:2014-10-19 16:55:17 浏览次数:

来源:jd.com

作  者:(美),布鲁斯·阿克曼 ,(Bruce Ackerman) 著 田雷 译
出 版 社: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06-01
ISBN:9787562042730


内容简介


  《阿克曼文集:美利坚共和国的衰落》中首先,美国革命代表着现代的第一场成功的反帝革命。虽然美国在18世纪与英帝国的决裂在很多方面不同于中国在20世纪反抗西方宰制和羞辱的卓绝斗争,但我鼓励本文集的读者们可以去寻找那些更为隐蔽的同构。其次,美国的经验包含着一种持续不断的努力,如何实现在华盛顿所制定的全国性政策和由州政府所确立的地方紧要议程之间的协调。在“中枢”和“边缘”之间的不同关系,曾在实际中启发着美国宪政在过去两个世纪内的实践,但诸如“联邦制”之类的标签无法替代有关于此的深层历史理解。


作者简介


  布鲁斯·阿克曼,美国当代宪法学家与政治理论家,1943年出生于纽约市,先后毕业于哈佛大学(1964年)和耶鲁法学院(1967年),曾任教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耶鲁法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自1987年始担任耶鲁大学斯特林法学与政治学讲座教授。阿克曼教授在政治理论、美国宪政与比较宪法领域内均有卓越的原创学术贡献。他的代表作品《我们人民》多卷本被认为是“过去半个世纪在整个宪法理论领域内所进行的最重要的工程”,2010年因《美利坚共和国的衰落》的出版而入选《外交政策》评选的全球百大思想家。

田雷,江苏丰县人,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教授,北京大学法治研究中心研究员,《阿克曼文集》主编。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年),耶鲁大学法学硕士(2010年),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中国法研究中心Edwards访问学者(2008-2009年),曾任教于山东大学法学院。研究方向主要包括美国宪政的历史与理论、中国政治与宪法、香港基本法以及政治理论。近期出版的译著包括《积极自由:美国宪法的民主解释论》、《看不见的宪法》以及《培育能力:人类发展的道路》,目前正在从事《我们人民:转型》卷的翻译工作。

目录


序言

总译序

导言胜利论


第一部 最危险的分支


第一章 极端主义的总统
第二章 政治化的军队

第二部 正当性问题


第三章 三种危机
第四章 总统宪政主义

第三部 重建


第五章 政治的启蒙
第六章 法治的复位


结论居安思危
致谢
索引


前言

启蒙革命的历史起始于美国,接着又到达法国,在而后的两个世纪内席卷了整个世界——中国、印度和南非,都代表着在现代时期在此共同主题下晚近的重要变奏。所有这些事件都分享着两个特征。第一,它们都是革命(revolutions)-动员起来的群众致力于打破旧秩序,并且以人民的名义去建设一个新的、更好的政体。第二,它们都是启蒙(enlightenment)革命——它们并没有将自己的权威建基于人格崇拜,如希特勒的德国,或者神圣权威,如阿亚图拉的伊朗,其基础在于人类创造一个更为自由和公正的体制的理性力量。而这正是启蒙主义的不朽希望。


1848年以降,这一世界革命的运动分成为两个大阵营——一边是马克思主义者的;另一边是自由民主主义者的。两者都是启蒙主义的孩子——他们都反对建立在传统、宗教或殖民主义之上的政府;他们都致力于动员起群众运动,以实现根本性的变革;而有些时候,他们也都成功地推翻了旧体制,启动起一种革命性的政府。


诚然,马克思主义和自由主义在关键问题上存在分歧(而分歧的程度取决于作为特定革命之理论基础的马克思主义或自由主义的版本)。但是,分歧不应当遮蔽住他们共同的启蒙理想——普罗大众经由动员起来的理性行动,即可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


当我们迈入21世纪之时,共同的启蒙理想可以让不同的启蒙传统进行相互间的学习。最重要的是,当华盛顿、毛泽东、甘地或曼德拉史诗般地完成新政体的创设时,革命的故事并未因此终结。维持革命之理念的斗争要延续数十载,乃至数个世纪——在这一时间进程内展示出许多成功与失败。这种业已丰富且仍在积累的历史经验应当激发出一种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对话,在这场对话中,来自不同国家的研究者努力比较每一民族之革命经验的共同和差异之处。


美国宪法史在这一场对话内是一种重要资源。本文集所收录著作即将展示,现代美国政府并不是在1787年的那个“神奇时刻”一蹴而就的,其时,一小组胜利的革命者齐聚费城,以我们人民的名义提议了一部新宪法。恰恰相反,它是两个世纪以来革命斗争的产物——在此过程中,每一代人都见证了新群众运动的努力,它们改造了18世纪的建国遗产。有时候,这些努力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政府的目标和方法;有时候,努力只能产生更为有限的调整。但是没有这些不间断的革命性改革的努力,美国的18世纪宪法早就将为一系列新宪法所替代——而这正是在法国与世界许多地区发生的故事。


精彩书摘


最高法院的多数大法官可能代表着非常不同于总统的政治和法律理念。这一点同样放慢了大型变革的步伐——经常迫使总统满足于空隙性的胜利,即便总统的雄心壮志是彻底打破传统。


议会政体所产生的模式与之存在着鲜明的对比。经典的英国政体在设计宪法舞台时强调下议院的权威,而且只有下议院可以代表人民——即便是当普罗大众并不怎么关注议会内的喋喋不休。如果首相和她的政党得到了民众的授权,她们就可以在一次选举胜利后主张一种决定性的人民授权。
相比之下,美国的体制并不承认任何一个特定分支充当人民唯一全权代言人的主张。在通过立法时,众议院代表着人民,但是它的提议经常被参议院否决,参议院同样会主张代表着人民——只是以一种不同的方式。而且,即便是在国会两院取得共识之时,它们的判断有时也会被总统所否决,总统会主张他本人而非国会对人民需要有更好的理解。再进一步,即便是所有的政治分支实现会师,联邦最高法院还可以说它们都不正确。在这一体制内,新兴的政治运动如果要赢得为我们人民代言的特别权力,需要在选举中的一系列胜利。


即便如此,这并不是不可能实现的。在18世纪和19世纪,美国人成功地在建国和重建期间重构了宪法的根基;而同样的事还发生在20世纪的新政和民权革命时期——这一点我已经在别处做过论述。


别害怕:我并不打算把话再重复一遍。我只是希望警告指出我的作品引入学术对话的一个令人误解的标语。如仅作只言片语的理解,我的“宪法时刻”理论可能导致一种错误印象:美国的传统授权了在一刹那所发生的大转变——无论如何,这正是“时刻”一词的语义含义。
但是,美国人民下定决心则需要长得多的时间。如果说英国选民将一个新的多数党送进下议院,就可以翻手为云,而在美国,一次成功的宪法时刻需要至少10年,经此,新兴的运动才可能展示出正当地代表人民所必需的广泛且持久的民众支持。


媒体评论

在《美利坚共和国的衰落》一书中,美国最具原创力也最具影响力的宪法理论家,布鲁斯·阿克曼教授敲响了一记宪法警钟——总统权力不间断的持续扩张。凡是关心美国未来的读者,都应细心聆听阿克曼的警告以及他所开出的避免宪法灾难的药方。——杰弗里·斯通,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教授,《战争与自由》作者

我并非初次向阿克曼教授的贡献表示敬意,他敢于并且情愿用法学圈内那些更温和和“理性”的同事们所摒弃的笔调来写作。——桑福德·列文森,德克萨斯大学法学院教授,《美国的不民主宪法》作者

布鲁斯·阿克曼敲响了美国激进主义的警钟。——《外交政策》杂志



下一篇: 【成果展示】史学研究中心王希教授主编:重庆史研究论文选编
上一篇: 【成果展示】周永明:电报与清末时政
 
  Copyright © 2014 重庆大学人文学部 All rights reserved.渝ICP备05005762号
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沙正街174号 电话:023-65106865 传真:023-65106865
邮箱:fah@cqu.edu.cn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的屏幕分辨率和6.0以上版本IE访问本站